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钱氏族-钱姓家族族谱汇编《中华钱氏总谱》|钱氏联谊会|钱氏宗亲家族网站

 找回密码
 马上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钱法成:好家风连着好党风,坚守纪律规矩,永葆党员本色

发布者: 小钱 | 发布时间: 2016-8-9 10:28| 查看数: 369|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剧作家、书法家钱法成,是吴越钱氏第35世后裔,曾任浙江省文化厅厅长,现任杭州钱镠研究会会长。近日,已85岁高龄的钱法成走进杭州廉政网,畅谈《钱氏家训》及自己的家风故事。
   遵循《钱氏家训》:“子孙虽愚,也要读书”
要说《钱氏家训》,还要追溯到钱武肃王的年代,究竟是什么样的家风家训能让一个家族世世代代人才辈出?作为钱氏后裔,钱法成又如何理解并且亲身践行?
在钱法成看来,钱武肃王割据统治江浙一带后,其管理多有明智可取之处,这为钱王家训的世代传承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一方面,钱王始终主张,江浙是中原政权的一部分,他让子子孙孙都记住,要顺势中原,不搞独立,江浙因此免于战乱;另一方面,他努力建设一方,保境安民,修筑海塘,重视农桑,还派使者到日本、朝鲜和南洋,积极开展外贸,大兴通商,让老百姓富起来。
当时五代十国,有的国家写信来:“我们已经独立,已经称王了,你也称王吧。”钱王说:“你这个主张等于把我放到火堆上去烤”,他不称王;还有看相的对他建议说,如果把西湖填了建王宫,吴越国的基业可以一千年。钱王就告诉他,世上没有一千年的朝代,西湖不能填。
钱王还有明智的一点,就是约束自己的王室子孙,要他们努力读书。他很重视这个家族的读书问题。自己也身体力行,刻苦自学。由于家境贫苦,他小时候没有读多少书,但通过长期的自学和实践经验积累,他掌握了领导者必备的文化知识,以及诗歌、书法等才能。平时,他还告诫子孙,不许深夜游乐。在王室里面,到晚上9点,必须熄灯,要早休息,否则老百姓看见王室通宵达旦影响不好。
钱王自己也很勤劳,睡觉不用枕头,用个圆球形的木头(随时警醒),不让自己睡得很死很沉。床前放一个匾,上面撒上粉末,第二天要做什么事情就在上面记下来。在他的教育下,子孙们也识大体,顾大局,越匡胤在中原建立北宋政权后,钱王的孙子遵照他的遗嘱,把三样东西准备好,一个是吴越国的户口簿;第二是做好军队战士的花名册;第三是登记吴越国田亩的鱼鳞册,还有钱粮。把这些东西都交给了北宋皇朝,实现了和平统一。
钱法成认为,由于钱王这种行为,对当时整个局势的贡献,使得江南很完整,没有被破坏。从宋朝开始,明、清,历代皇帝都把唐朝给钱镠的《金书铁券》借去看,并模仿《金书铁券》奖励笼络自己的功臣,同时历代的主政者也对钱氏家族较为照顾,所以钱氏后来出了比较多的人才,不少人是文官,文学家,学者。
这种对国家的责任感影响着代代钱氏后人。在1950年抗美援朝的时候,钱法成父母倾尽家里所有钱财,挑了一担银元,去捐给国家买飞机大炮。父母的行为直接地影响了他们,让他们觉得作为钱武肃王的后裔,在关键时候应该做得更好。
钱法成认为,《钱氏家训》对钱氏家族的枝繁叶茂、发展壮大,有着重要意义。
《钱氏家训》是钱氏后人根据钱王遗训整理补充而来。结合今天的形势,把它分成了四个部分:个人,家庭,社会,国家。钱法成认为这样就把古老的家训和今天的社会联系起来了。
“文字简短好记,两句合一句。现在杭州钱王祠每年元宵祭钱王,全体参祭人员齐声朗读‘家训’,临安每次祭祖,都有一批小学生来表演《钱氏家训》。这些小学生已把《钱氏家训》背得滚瓜烂熟,这样来宣传钱氏家训,定能在大家脑海中留下深刻印象。”钱法成说。
钱氏后裔中还有很多热心的人,看到有其他后人不遵照家训做事,不遵照社会公德来做事,就写信去提醒他,批评他。这样就逐步形成了一种相互监督勉励的风气。也正因为这样,钱王祭祀活动,比一般的祭拜祖宗也就多了一个文化传承的内容,多了一个道德教育的内容。
《钱氏家训》映射到钱法成家时,他最大的感悟是“子孙虽愚,也要读书”。钱法成的父亲从小告诉他“我们是钱王的后代”。虽是农民之家,父亲只读了两个月的私塾,但淳朴的家风还是传了下来。重读书的家训也一直传递下来。当时钱法成家里,有兄弟姐妹四个,钱法成是老大,解放前读了师范,老二刚解放就到苏联留学,老三解放后参加了公安,老四是妹妹,她从小做童养媳出去,后来家里把她接回来,培养她上了医科大学。
钱法成说,读书对一个人很重要。读书明理,不但有知识,而且懂道理。妹妹做了童养媳以后,就不太有机会读书了,所以三兄弟一有能力就把她接回来,用做兄长的工资,一直让她从读初中到上大学。
“‘家训’里面讲,子孙虽愚,也要读书,笨的人也要读书,聪明人也要读书,所以钱氏后裔出读书人比较多。”钱老表示。
 淡泊名利传后人:拒分大房住蜗居 在位恪守“三原则”
钱法成有两个儿子。他一直支持子女每年参加钱镠研究活动,参加祭祖仪式,让他们感受钱氏家族和家风。同时,钱法成还用自己的行动来切实地影响他们。1979年开始,他担任了浙江省文化系统的领导, 好几十年,他对自己的言行一直特别注意。
比如房子,单位几次给他分配房子,他都谢绝了。
一次是上面分配了159平方的房子,他没要。因为这个虽然名义上是经济适用房,实际上却很大,钱法成就没有要,照旧在老地方住。
后来一次是248平方,他也没要。他想,让给人家好了,自己将就将就就好了。
在钱法成眼里,房子什么的是小事情。能拥有健康的身体,能到老了都不间断地学习、工作,才是大事情。
单位分配的房子没有电梯,坐轮椅的老伴上不去,有好多年,他一直住在一间40平方米的房子里,当时有个江苏省的教授来采访他,看到钱法成住在40平方米的房子,一连讲了三个“不相信”,不相信一个厅长怎么住这么小的地方。
钱法成长期处在领导岗位,同时又是书法大家,对为官从政和修身做人,都有他自己的独特心得。
他在单位时,有三个原则:一是开会讲短话。他说,领导讲话一定不要讲太长,翻来覆去讲,大家容易疲劳。但他要求,“我轻轻讲,你们重重听。我讲话可能讲的很轻,你听的要慎重一点,很可能这个讲话有批评的,你自己领会去。我一般不发脾气。”
二是在位期间戒烟。钱法成抽烟从1950年搞土改时开始抽烟,抽了几十年,当领导以后却开始戒烟。他说,做领导抽烟,就有人会把烟送来,我就采取一个办法,戒烟。戒烟就是让礼送不进来。
三是在位期间不创作。除了厅长这一职务,其实钱法成还是个有名的剧作家。退休二十年后,他最近还写了一个剧本,叫《两袖清风》,写的是杭州的于谦。但在他担任文化厅厅长期间,他却在一次党组会上明确提出,“在我当领导期间,我不写戏;要写戏等我退下来以后再写。”钱法成说,当领导的时候推上一个戏很容易,厅长推一个戏,下面都愿意,甚至不用自己写,只挂一个名,人家来写,所谓合作。
钱法成的严于律已、言传身教,对其子女产生了良好的影响。
他的大儿子,曾做了二十多年的中层领导。钱法成就教育他,得失机遇、职务升迁要看得淡,要干净,他认为这种大的方面一定要注意,如果这方面出事的话,那就要害一辈子。他儿子也很注意,门守的比较紧。钱法成会写字,但他儿子办的刊物,从来不叫钱法成去写字。现在大儿子也退了,也受钱法成的影响,学学字、学学画。
  好家风连着好党风:坚守纪律规矩 永葆党员本色
对比现在有些领导干部的豪华办公室,钱法成回忆以前的办公室,8平方的一个小房子,地板是水泥地,而且地面还是破的,一块一块的水泥脱落。他觉得他们那时候也习惯了那样简朴的办公条件。
他还调侃自己当官不像官。他很欣赏下属能够有担当,敢于和他顶撞,如果他布置一项工作下去,下属觉得不应该布置得这么具体,有主见有担当,他绝不会因此生气,下次提拔还会力挺他。
但同时他也拒绝人情圈子。“比如党组讨论要提拔某人,讨论决定了以后,如果碰到这位同志我就不讲话了,要组织部门跟他去讲。不要造成他的提拔是我个人提拔他起来,不要造成个人的人事圈子,这是组织上提拔你,跟我无关。”
他认为当领导,也是一个高危的职务。如果当得耳朵软了一点以后,就很容易攻进来。有一次,下面县里的一个人,为了造影剧院的事情给钱法成送礼品,在钱法成家门口推来推去,搞得钱法成心脏病犯了。最后钱老的夫人出来求他,说钱老心脏病犯了,他这才把礼品拿回去。
不过钱法成表示,他们那个时候还不大有这样的风气,送礼还是少数。
那时候,上级领导同志来了都是自己掏钱请客。只有招待外宾是公家出钱。招待内宾,向来都是自己出钱。“比如说北京市委书记是老首长,他到我们这里来,我们请他吃饭。如果是三个人合请的,我们就三股分,‘敲瓦爿’,大家分担。”钱法成说。
到后来就全是公家出钱,有一些人还趁着这个机会大吃大喝。对这样的现象,钱法成表示不能接受。
对于十八大以来,尤其是八项规定出台以后,他认为“太好了”,不正之风一定要反。他认为,作为一名党员,首先是要重视党风、党纪、党的教育。
中国传统文化历来有家国情怀。钱法成认为,党风、党纪、党的教育、道德教育也是从中国传统文化里面汲取、提炼出来,所以它们有相通的地方。
同时作为钱氏后裔,在钱法成眼里,家风、家规中,除了封建落后的糟粕要剔除以外,其他好的都可以吸收。比方说有些家风、家规里面,过去有些富贵贫贱的传统观念、封建意识要去掉,但是好的东西,比如规矩意识、修身用权,它是中华传统道德的精髓,跟无产阶级先锋队的那种党风、党纪,都是有关联的。

“我们提倡好的家风,实际上也是我们党的传统、党的教育的一部分。”钱法成还认为,如果一些家族有光荣的历史,有好的家风的话,对他本人也增加了一种社会责任感。比如孔子这个家族的人,就会想到,两千五百多年前,孔夫子是怎么教育的。
“所以全国一些有名的家族,他们的后代,能够把自己祖宗的传统美德和提升社会的道德素养联系起来。使自己感觉到多一种责任、多一种约束。这个还是有好处的。”钱法成说道。(完)


转自中新网 (作者:见习记者 陈丽莎)

最新评论

QQ|申请友链|Qianshizu.Com   

GMT+8, 2018-2-19 10:00 , Processed in 0.457592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Qianshizu! X3.2

© 2011-2022 www.qianshizu.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