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钱氏族-钱姓家族族谱汇编《中华钱氏总谱》|钱氏联谊会|钱氏宗亲家族网站

 找回密码
 马上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上海排球发展中的钱氏家族身影

发布者: 小钱 | 发布时间: 2015-6-22 11:55| 查看数: 1292|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在上海排球的发展过程中,有一个家族的身影始终贯穿其中——钱氏家族。此前,他们就自发组织了一支业余排球队,在国内外比赛中屡获佳绩。新中国成立后,家族主要成员仍专业从事排球事业,对上海排球乃至全国排球的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他们的见证下,上海排球从无到有一步步走向辉煌,且到现在为止,他们仍在为上海排球的发展尽心尽力。

       创排球队伍

       排球兴趣从娃娃抓起

       陪女排走过风风雨雨

      上世纪40年代初,中国上海的华严里出现了一支里弄排球队,这支由里弄青年自发组织、自我训练、不断发展壮大的业余球队,在与本地区及外国球队的比赛中屡获胜利,报章常有报道,逐渐发展成上海市闻名的“华严排球队”。

       华严排球队的主体是钱氏家族的青年们,他们有钱家驷、钱家骠、钱家祥、钱家吉、钱家鼎、钱家乃及钱家凰等。上世纪20年代,原北洋总理钱能训因受军阀的压力而辞官,30年代时,其子钱承懋为了不再为北洋军阀服务,举家从北京迁到上海华严里,华严排球队的钱氏青年们都是他的子女,其中钱家驷是排球活动的发起人。解放后,钱家祥、钱家乃仍从事专业排球事业,钱家吉曾进入大学及华东排球代表队,钱家鼎也曾进入大学及动力体协排球代表队,50年代时经常参加比赛活动。钱小琴是钱家驷之女,从小喜欢排球,后来成为上海海运学院女排队员,她的丈夫刘德林则是一名地道的排球迷,是国家女排和上海女排的拥趸。

       在一众热爱排球的兄弟姐妹中,钱家祥是走得最远的那一个。1951年,钱家祥成为第一个被选入国家集训队的上海排球运动员,1957年作为中国派出的第一位体育专家赴越南工作。“文革”之后,中国女排开始恢复训练,按照国家体委的指示,钱家祥选建了两个气候条件好、副食供应充足、中式设计的排球训练基地,即漳州基地、郴州基地,为中国女排的日后训练、冲出亚洲进入世界创造了良好条件。

       “我哥哥对中国排球的贡献非常大,基地建立后,他陪着中国女排一起训练、一起比赛、一起研究战略战术、一起总结经验教训……”钱家祥的弟弟钱家乃回忆道。通过几年的刻苦训练,中国女排的技术水平逐渐达到顶峰,在世界杯、世界锦标赛、奥运会上取得了五连冠,创造了中国排球的奇迹。

       钱家乃是钱家祥的亲弟弟,从小就在哥哥的影响下对排球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0岁时就开始将排球当做日常游戏来玩。50年代中期,钱家乃进入华东代表队、体训班,任上海男排队长、教练;1958年,他进入上海少体校、江湾体校任教师;1978年后,钱家乃进入五七体训班、上海青年队任教练;1988年成为上海女排教练兼领队……在执教上海排球的四十多年里,钱家乃可谓是桃李遍天下,即使在已进入退休生活的现在,他仍然时刻关注着上海排球的发展,为找到下一个世界级的二传手而费尽心力。

       寻二传苗子

       专位培养二传苗子

       猜猜谁是世界最佳

       上海排球在中国排球的发展过程中曾长时间处于领先地位,这不仅是因为上海很早就与国际接轨、与时俱进改进训练政策,还因为上海排球在培养二传手方面的不懈努力。

       二传手被公认为是排球场上的灵魂,一名好的二传手应具备“攻其不备、出其不意、险中漏险”的智慧和担当。遥想上世纪80年代中国女排夺得世界冠军时曾一口气拿了七个奖杯,其中二传手孙晋芳一人独得最佳运动员、优秀运动员和最佳二传手三个奖杯,二传手的重要性可见一斑。而一直显得比较“弱势”的中国男排,也正是因为后来有了世界最佳二传手沈富麟的加入,才破天荒地获得了世界杯的铜牌,其中沈富麟正是一名土生土长的上海排球运动员。

       当年从徐汇少年篮球队引进的诸韵颖,训练四年就被郎平迫不及待地调进国家队,正是因为她在张立明指导下练出来的出色的二传技术。2015年7月上海女排对江苏的比赛中,上海队在先负两局的情况下连扳三局,胜利自然是全队拼搏的结果,但二传手季晓晨临危不乱、稳定发挥的表现也起了很大作用……

       钱家乃有中国独一无二的参加过苏联、日本、中国三国排球顶级专家培训的经历;善于接受祝嘉铭、李宗镛、沈富麟三位排球院长的训练理念;曾参加过张立明培育上海女排选手诸韵颖成为奥运会银牌的全过程;拥有对现在上海女排季晓晨二传手专位训练的实践……在这一系列基础上,钱家乃总结出一套专位培养二传苗子的理论,并且在2012年找到了他心中的世界最佳二传手的苗子——梁炜轩。“通过两年专位训练可以将二传练得精益求精,具有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技术保证。发球可在零失误的基础上稳中有凶,轻则破坏战术、重则直接得分,防守以脚带滚,既扩大防守面,又免除滚动训练带来的伤害和恐惧。培养她左手突然扣球既丰富了战术体系又能造成一打一的优势,相应的训练针对裁判黑哨、观众起哄的心理应对。”

       “我是在2012年随排协去徐州少年篮球赛选苗时发现的梁炜轩,她当时只有10岁、身高1.7米,上场机会很少,但在场上站如立钟、动如脱兔,用脑子打球的特征很明显。”从徐州回来后,钱家乃对梁炜轩始终保持着关注,他不仅在梁炜轩篮球训练之余坚持对她进行错时小运动量的排球训练,还特地请了周鹿敏、张妙凤等专家对其进行搭脉辅导。“我和小梁的父母两年中交谈过四次,得知他们原是河南队男女排的主二传。梁炜轩从小在队时不但有二传的基因,而且还玩过足球,这为她日后如果改练排球,用脚代替滚动防守提供了条件。”

       梁炜轩是上海排协公认的世界级二传手的好苗子,目前身高也早已达到标准,但因为种种主客观原因,她到目前为止也还没能转到排球队训练。“为什么在培养梁炜轩此事上,我这么坚持呢?不是为了我个人,我今年83岁,到2021年已经89岁了。我希望在建党100周年之际为祖国送上一份礼物——为三大球能再立于世界民族之巅这个崇高而有可能的目标出一份力。”

       请外国专家

       上海排球是对外开放的窗口

       排球是中国最早对外开放的队伍,而上海在这个过程中则承担起如“对外开放窗口”一般的职责。钱家祥一直将贺龙“三大球不翻身死不瞑目”的遗愿记在心里,利用先学后创的方式,为逐步发展出适合中国的排球训练体系贡献了一份重要的力量。

       上世纪50年代初,钱家祥特地请了苏联专家格洛玛佐夫来上海集训中国男排,到了60年代初时,他又受周总理之命请来日本排球专家大松博文来上海训练中国女排。“上世纪50年代的时候,排球在世界上是只属于社会主义国家的运动,资本主义国家并不参与其中。在这样的情况下,苏联自然就成为了当时的世界冠军。”据钱家乃回忆,那时候拿排球冠军很简单,垫球还没被发明出来,进攻方面也很弱,排球的飞行轨迹基本上也都是呈抛物线状的,大家练得都是如何倒地的技术。直到后来请来了大松博文,这种训练方法才有所改变。“大松博文发明了垫球,他的滚翻救球、勾手飘球技术和大强度多球训练方法也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

       当时的中国排球有两个基本特点:一是只请顶尖教练指导迷津,为世界三大赛培育队伍;二是取其(国外教练)精华,去其(同上)糟粕。大松博文的到来将这两个特点贯彻到极致,而这在上海排球发展上的表现尤为明显。面对国际排坛技术不断更新的趋势,上海排球队结合本队的实际情况,提出了“以快为纲,以攻为主,积极防守,狠巧结合,灵活善变”的战术思想,加速跑动中的各种基本技术的训练,发展了双快球拦网盖帽、平弧度扣球、上手快飘发球等新技术,组织三点快速战术打法,从而提高了水平,在1966年前和“文革”以后恢复排球运动的初期,保持了全国的领先水平。

       格洛玛佐夫和大松博文的到来帮助中国排球制定出“三从一大”的训练原则,即从严、从难、从实战出发与大运动量训练,周总理还明确规定“不准打骂侮辱中国队员”。“这套‘三从一大’的训练方式在现在来看自然是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地方,但当时却是帮助中国女排拿到世界冠军的大功臣。”钱家乃说道。

       1981年,中国女排终于获得世界冠军,国务院特地发来贺电,这在之前的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此后在北京趁热打铁举办了出国教练员培训班,算上格洛玛佐夫与大松博文来华的那两次,这三次载入排球史册的集训,钱家乃都参与其中。“借鉴国际先进经验是必要的,效果是明显的。但对中国当前女排而言,我们有十多次世界前三名的经验,2014年还是世界亚军,我认为中国排球理论是先进和可贵的,中国教练完全有能培养出世界冠军的智商、能力和勇气。”

来源:东方体育日报 周雪芮

最新评论

QQ|申请友链|Qianshizu.Com   

GMT+8, 2018-5-25 14:48 , Processed in 0.653155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Qianshizu! X3.2

© 2011-2022 www.qianshizu.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